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浩然

外做品牌,内做资本,远东CBO

 
 
 

日志

 
 

春运的“涨价逻辑”不能服人  

2009-01-21 13:38:31|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春运的“涨价逻辑”不能服人

徐浩然/2009.1.21』

 

    近日,在北京市政协第十一届二次会议上,一位市政协委员提交了《关于恢复春运期间铁路、公路浮动价格的提案》,认为春运不涨价给人们带来实惠的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乘车需求,运能愈显不足。仍有大量乘客连夜排队还买不上票,大量归家心切的乘客不得不出高价买黄牛票,还不如直接把票价涨上去。这位委员主张,运用价格杠杆来削峰平谷、调节客运需求是唯一正确的选择。”(详见1月16日新京报。)

 

    2006年以前春运票价涨个不停,每年春运票价上涨,都会遭来质疑甚至责骂,有人戏言为“流水的春运岁月,铁打的涨价方案”。 2007年铁道部宣布春运旅客列车票价不上浮的政策,他们今年也表示会把这一惠民政策继续坚持下去,票价不上涨。铁道部打出的这张春运不涨价的“惠民”牌,是践行“权为民所用、利为民所谋、情为民所系”的具体体现,顺应了民意,满足了民众春运不涨价的渴望,得到了民众的普遍认同和高度拥护,因此任何一个涨价提议必然遭遇众多的反对声音。好几年了,春运运输部门的到点涨价,就像春节联欢晚会或者年夜饭一样让我们大多数人习以为常了,但习惯的并不等于合理,尽管经营者和主管部门能说出许多理由,但多年来消费者一直有不同意见,且批评的呼声日高。回顾一下这几年的涨价经历,我们就会觉得原来还可以接受的这些运输部门及其他支持涨价的所谓涨价逻辑,已经越来越站不住脚,不能服人了。

 

    逻辑之一:涨价是通过价格杠杆来调节春运客运高峰供求平衡。
    我们是不是真的可以运用价格杠杆来削峰平谷、调节客运需求呢?按理说,价格是调节市场供需矛盾的有力杠杆,这也是以前铁路等运输部门的最重要的涨价逻辑,通过价格来分流客流高峰,听上去不错看上去很美,但是铁道部门已经发现涨价并不能达到分流客流高峰的目的,多年的事实已经证明,在运力市场基本属于国有垄断的产业背景下,市场价格这只“看不见的手”根本就是失灵的,因为春运服务这一商品具有很强的消费刚性,票价的水涨船高同样无力抑制回家团聚的强烈欲望。无论什么价格,国人“有钱没钱,回家过年”的千年习俗不会因此而改变,回去之后也还要回来,所以涨不涨价对调节需求没有任何用处,在需求和供给都无法有效变动的情况下,所谓用票价上涨来“削峰填谷”的理论,只能作为垄断行业的客运经营者涨价的托词。

 

    有人可能又说,由于担心春节期间车票涨价,不是已经有很多进城务工者开始提前返乡了么?实际上不是已经起到了调节客流高峰的作用?说的没错,但是站在务工人员的立场上考虑一下,提前回乡实属是无奈之举,他们因此提前收工所带来的劳务损失算起来也许损失更多,所以与其说他们是因为担心票价上浮而提前返乡不如说是担心在高峰期买不到票而提前返乡,票价杠杆还是失灵。

 

    逻辑之二:涨价是因为春运期间铁路、公路、民航的运力紧张、运输成本上涨。

    春运期间,运输成本当然有所上升,但是细细分析这里面所增加的班次车次或线路,都已经通过票款回收,铁路、公路、民航的刚性成本并,比如说油费、过路费、落地费等这些成本并没有因为“春运”而随行就市上涨,所以主要的成本还是投入的人力成本,相比春运的新增效益,春运增加的运输成本是难以“相提并论”的,这种增加成本作为一种临时边际成本与每张票的20%价格上浮并不同比。其次,价格本来应该和成本和服务质量成正比,可春运期间相反服务质量却是严重下降了:买票难,上车难,人挤没座位,茶水供不上,卫生间几乎作废,有时候正点也不能保证……此外,春运期间由于车厢人员超载,比如原来100人核定乘员的车厢装了200人,同样的成本已经赚取了两倍利润,不仅不应该涨价还应该降价。涨价之说更不合逻辑。

 

    逻辑之三:通过春运涨价来调节客运淡旺季以及单面运输的亏空。

    这个理由看似合理,因为运输部门一年有个淡季和旺季的问题,淡季的亏损需要旺季的利润来补贴,此外春运期间人流量是大了,但还涉及到一个单面运输的问题,比如节前是人流往苏北跑,节后是往苏南跑云云……可不要忘了最重要的一点,铁老大之所以多年成为垄断性企业,是因为它承载着社会公益部门的角色,公益部门的前提是不以盈利为目的,可现在却形成一个涨价的逻辑悖论:铁路等运输既要把持行业垄断,又要按照自身利益来获取因垄断而带来的涨价利润,这是计划经济乃至于市场经济都不相容的事情:如果铁道部要以自然垄断为由继续进行垄断经营,它就必须承认其公益性事业的性质,那么它在春运期间就没有任何理由涨价;如果铁道部要完全按照“需求决定价格”来自由定价,那就必须尊重市场规律,形成充分竞争,在运输市场上出现多个竞争主体,二者必居其一。此外,就算旺季需要涨价这个杠杆,为什么在淡季的时候为什么就没有听到价格下浮这个杠杆呢?所以说白了,还是一个不成逻辑的逻辑。

 

    综上所述,价格杠杆在解决春运难题面前显得苍白无力,涨价最终损害的是民众的利益。据预测,今年的春运的旅客运输量为历史之最,在春运的四十天时间里要运输23.2亿人次,这等于给非洲、欧洲、大洋洲和拉丁美洲的总人口搬了一次家,这个交通压力对任何一个国家都是一个巨大挑战,在城市化不断加快的进程中,中国的人员流动将会越来越普遍,“年年春运年年难”也将会成为常态,春运期间出现的运力紧张和行路难在所难免,但是依靠简单的涨价是改变不了这种现状也解决不了根本问题的。相反,大多数劳动者们辛辛苦苦一年挣来的钱还要被运输部门宰上一刀,所以有人说春运涨价完全是一种垄断行业的霸道行为,更有人戏称现在的春节已经变成为“春劫”了。破解春运难题的出路在于,在加强对垄断势力监管的同时,更要打破行政垄断,引入竞争,增加运力有效供给,降低运营成本,从而减少依靠春运涨价弥补亏损的需要。

 

    春运票价上涨,当然可以给交通运输部门带来巨大的收益,不过这是一种你多我就少的零和博奕,它只不过是把弱势运输客体(进城务工者、学生等)的钱强制性地纳入到强势运输主体(公路、铁路、民航等)的腰包里,社会财富并没有增加,运输部门年年吃紧的“春运困境”也没有因为年年的涨价而有所改变,所以春运票价上涨,并不能缓解春运的“效率”问题,反而带来了新的社会不公。公平正义是构建和谐社会的基础,政府作为公共管理监督部门,到底是应该维护最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还是维护一些运输部门的集团既得利益,这不应该成为一个需要太多思考的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