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浩然

外做品牌,内做资本,远东CBO

 
 
 

日志

 
 

西方的企业家更注重实干  

2009-12-07 11:18:49|  分类: 企业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浩然观点:一个企业要在现今竞争浪潮汹涌而起的市场经济社会中生存与发展,如何突破重围,如何在竞争中胜出,除了具备必须的物质基础,更需要一种与众不同的、自身独有的文化优势,这种文化即是企业文化。员工是企业的主体,一个企业要有永不衰竭的活力要有积极向上的冲击力,那么,员工的智慧和创造力便是保持活力与冲击力的基础。一种独特的能充分发挥自身优势的企业文化更能将员工的智慧与创造力相融合,从而形成一股强大的内聚力和外引力,使企业与员工融为一体,从而在激烈的竞争中愈战愈强走上成功的道路。

    王少磊:我觉得,“企业文化”这个词不很靠谱,“百度知道”倒是现成儿的定义,我念一段儿给你听听:“企业在生产经营实践中,逐步形成的,为全体员工所认同并遵守的、带有本组织特点的使命、愿景、宗旨、精神、价值观和经营理念,以及这些理念在生产经营实践、管理制度、员工行为方式与企业对外形象的体现的总和。”我认为,这个定义给大学生做“名词解释”挺好,但对企业而言太不着边际了吧?我甚至怀疑……它们真有这个东西吗?并且果然是这么形成的?


    徐浩然:当然有,并且差不多就是这么形成的。你不能因为一些企业不搞文化,或者只是搞得不好,就干脆否定企业文化的命题本身。谷歌有谷歌的文化,百度有百度的。星巴克的,跟大娘水饺的能一样吗?耐克的跟阿迪达斯的也大不相同。你要硬说感受不到,那就不实事求是了吧?你知道不仅他们自己有总结,别人也做过科研选题和案例分析。兄弟您这一棍子下去,多少个公司的努力全白费了,无数篇博士论文白写了。


    王少磊:博士论文,我不知道,还有多少博士会为论文自豪。公司工厂,网站上倒是都有企业文化专题,或者竟是专门的频道了。我点看了其中的一些,差不多全是“团结”、“奋斗”、“坚持”、“热爱”。说真的,很难想象靠着这些大实话,能够建立一个“带有本组织特点的”企业文化;我也很难相信,它们是“企业在生产经营实践中逐步形成的”;说白了吧,我根本不认为,它们能够“为全体员工所认同并遵守”。


    徐浩然:企业文化的提炼者,一定是老板或者老板认可的人,不过如果只有这样一种形而上的东西,往往就被人们所诟病为“老板文化”,它落不了地。再者说,即便是一些老板认可的文化,他自己也未必能够做到,又谈何“全体员工遵守”?“团结”、“严谨”、“坚持”、“奋斗”之类,可以归结为“国家型文化”,在特殊的历史时期,根据特殊的宣传需要,就产生了这种表达的口气,太宏大叙事了。不过这些提法的指向本身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它可以让一个企业的格局逐渐变大,因为我们中国的企业都是从无到有、从小大大的,所以企业在成长期需要这样的价值观,成为他们的“使命”、“愿景”、“宗旨”和“精神”,即便他们做不到,也不能否定他们有这样的方向感嘛。


    王少磊:我不是说它们不对,可问题就在于太对了,等于什么也没说嘛。若这个可算企业文化,则天下的企业真“文化一统”了。有哪个公司,会在网站上鼓励“分裂”、“草率”、“放弃”和“懒惰”?——还别说,我恰恰觉得,“放弃”和“懒惰”可以成为企业文化!你可以说它不符合传统价值观,但我能重新诠释,并且价值观为什么要符合传统?我若做个工厂,也许会鼓励员工“有所为有所不为”(学会放弃),“不看过程只看结果”(懒惰成就发明),我决不重复《中学生思想品德》上的常识。


    徐浩然:你这个只是文人口角,可能只具有书面意义。不过中国的企业家,多多少少在传统文化里浸润长大,所以差不多总是有一种思想抱负的,所谓做大了的标识就是把自己做成了文化,在我认识的老板当中,一多半都有文化情结。听过这个说法吗?“一流企业做文化,二流企业做品牌,三流企业做产品”。中国的一些企业家,一旦上了点规模,就忍不住要倡导宣扬。倡导和宣扬什么呢?那不就得提炼了嘛!当然问题的另一面是,很可能企业的东西没有成型,这个“提炼”出来的企业文化,和企业的文化现实是有差别的,有时根本就是拔苗助长。


    对比一下,西方的企业家却很少有思想型的,也看不出太多的文化情节。他们更注重实干精神,有的人甚至很木讷,不搞那些花里胡哨。日本的企业家就经常下到车间里面,与工人同吃同住同劳动,管理者和工人的薪水也差不了太多。中国的一些企业家希望自己是领袖,就不免要树立权威制造迷信,动不动开会动不动学习,动不动制造概念动不动包装名词。说到底,中国的企业大多是人治,人治的方法有个基本特点,就是你要对我产生崇拜,要觉得这个老板很了不起。可是西方的企业,谁来做这个老板无所谓——我的意思是,人家的制度很健全,个别的人事更迭,对企业来说不伤大局和元气。而咱们每换一个老总,整个“文化”便要从头再来清洗一次。这次是“严肃紧张”,下回就“团结活泼”了。所以某些企业的文化,根本上就是老板的单边文化。


    真正的企业文化,应该是大家的心理默契,刚说了也是一种共同愿景……还有一种共同的行为习惯,老板不在的时候,在任何时候员工都能想得到和做得到,这些东西应该主要是自然“形成”的,而不是“规定”的。合力冲抵,渐成气候,然后新人进来,受其影响,为其同化,久而久之,整个企业在价值观上具备了相似的倾向——这便是真正的企业文化。就好比在中华大地上,无论什么样的外来文化,最终都可能被汉文化这个“大酱缸”同化一般。另外,你是否发现我比过去更中庸了?过去在做媒体的新闻评论员的时候我的观点比较辛辣尖锐,但是到了企业以后更懂得包容。这就是被企业的氛围裹挟的,因为我们远东的文化恰是谦和,企业文化就三个字“和与灵”,不过奥妙无穷,远东从CEO到车间的工人全这样。


    王少磊:哦?呵呵。你有这么强烈的角色意识。要这么着,我也努力本色了吧。王朔说:“批判是知识分子的职业要求,是社会分工的要求”。胡塞尔说:“一个好的怀疑主义者是个坏公民。 ”也许我不算什么知识分子,但肯定是个怀疑主义者。更关键的是,我不想被人作为知识分子,充当无论媒体还是什么的道具。所以若显刻薄非关个人恩怨,是努力保持独立立场和旁观视角。你是否发现,有很多学者已经蜕变成业界的舞美?拿我们这行说,他不愿意失去媒体客串的机会,因此不能理直气壮地批评媒体,甚至于,有些教授都变成电视的帮闲了。


    徐浩然:怀疑批判,跟公允平和是不矛盾的。学者跟业界要保持距离,但也要抱有善意。你所谓的新闻业界,我刚刚离开,就不多说了;中国的企业,特别是民营企业的处境其实并不容易,我们的最终目的还是建设嘛。在企业文化这个话题上,你的确有些子偏激。我如果也是怀疑主义者,就会想你是否在哗众取宠?但我不这么想。一方面,我承认表面做戏的文化肤浅虚假,另一方面,你不能不承认确有自发的企业文化,且对企业的命运干涉甚深。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