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徐浩然

外做品牌,内做资本,远东CBO

 
 
 

日志

 
 

重庆上万学子放弃高考说明了什么?  

2009-04-11 14:28:49|  分类: 时事评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重庆上万学子放弃高考说明了什么?

-----新“读书无用论”与被误读的教育产业化

徐浩然

 

    日前,重庆市“上万学子放弃高考”成了大众讨论的一个热点问题。在严峻的经济形势面前,新的“读书无用论”的话题再次被大众拾起。

 

    记得若干年前,读书无用论的论调来自于孩子们对“学好数理化,不如有一个好爸爸”的感叹。记得中国青年报等单位组织的一项共有近万人参加的社会调查显示,有34.7%的受访者在谈到自己的大学生活时都觉得“后悔”,其中有51.5%的人认为自己在大学里“没学到什么有用的东西”,还有39.2%的人觉得“念了四年,出来还是找不到工作”。“现在大学毕业不好找工作”,也许是重庆市“上万学子放弃高考”的一个重要原因。看来,无论是想学习的还是想找工作的,对大学的满意度都严重下降。值得我们深思的是,过去的“读书无用论”主要是集中在一些不想上学的人身上,我们往往把他们的这种逍遥理想和不思进取联系在一起,可现在的“读书无用”的论调却恰恰发生在一些好不容易寒窗多年并且最终通过了“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大学幸运儿身上,因而更显出这种论调的“权威”份量,问题直指公众对大学的期待已经渐渐超出了“接受教育”本身,出现了功利化倾向,但事实上,被功利化的仅仅是教育吗?

 

    确实,这些年来,除了九年制义务教育之外,国家已经相对退出为社会提供教育公共品的服务,于是在教育产业化的闪亮外衣下,很多大学出现了商业化、功利化的倾向,从学校到老师,再到学生都不约而同地进行着沉沦式的自我放逐。作为高校,非常清楚明了,你挤破头颅到我这里读书四年,其实就是为了一纸文凭,只要没有什么意外,到钟以后给你便是了;作为大学老师,一方面没有高考指挥棒的压力,另一方面学生将来踏足社会以后的成就基本上也于己无关,再加上误导而偏颇的教师评估机制,使得他们要成天面对着“论文、课题、经费”等等与教学无关的事宜,哪有闲工夫在教书育人上下功夫呢?而作为学生,大学生活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将来谋个好饭碗,反正六十分和一百分没有本质的区别,很多人从大三开始就已经在社会上四处活动寻找后路,所以根本就没有心思放在学习上,在这样的风气之下,真正想要学习的学生反而被边缘化,这样的学生越少,越显得弥足珍贵。

 

    我们常常把教育功利化的鞭子抽打在教育产业化身上,其实,这是一种误读,“产业化”不等同于“商业化”,更不等同于“功利化”,国外很多著名高等学府的例子告诉我们,教育产业化与教书育人并不矛盾,无论斯坦福大学还是哈佛大学和麻省理工学院都是私立学校,按理说他们应该追求经济利益最大化才对,可是对于教育这个特殊的行业,先不谈什么看不见摸不着的社会责任,这些学校的“老板”们都清楚,你越是追求商业价值就越有可能得不到,功夫在诗外,他们在坚持从严治教的同时,摸索出一套利用大学的科研实力使学校成为工业研究和开发中心,通过与工业的联合,加快科技成果转化的教育产业化之路,同时,依靠大量的社会募捐,使大学的经费问题得以解决,所以,我们看到,这些世界名校才会给他们看中的学子们提供高额的奖学金,只要你足够优秀,世界名校的门永远向你敞开,他们绝不容许动摇大学作为保存、发展、传播普遍价值和文化遗产的公共机构和追求真理的场所这一根本。相反,我们的所谓产业化是见钱眼开的产业化,是没钱莫进来的产业化。正是这些错误的教育产业化指引,催生出了教育功利化。

 

    当教育领域的所有主体与客体都变得世俗与功利的时候,我们要思考的就不是一个行业正当性问题,而是一个社会问题。首先,在一个还不成熟的市场环境里,急功近利几乎是所有市场主体的最佳选择,社会的功利化无处不在。如果把大学的功能只等同于在社会上找工作的敲门砖,那么大学生的就业前景不如高级技工美妙,就不是一件难以理解的事情;同样,如果把接收大学教育单纯看作是一种投入产出的经济行为,那么我们就不应该期待这种回报会很快到来,教育毕竟不能等同于炒股票;还有,一个浮躁的社会往往愿意寻找到一种最低成本的评价方法来区隔市场行为,于是一种急功近利的评价方法就会应运而生,包括高考生在内的学生、包括高校在内的教育机构,不考核不行,考核得不恰当更不行,考核的标准一旦量化,就会很现实,就会使所有的学生或者学校为了完成考核的任务而倾尽所有的精力。考核是为了分出个上下高低、优良中差,可是这些成绩都只是暂时的,甚至于是无效的,相对于“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的长远教育目标来讲,我们现有的评价体系几乎束手无策,这是最让人无奈与慨叹之处。

 

    有意思的是,在上面提到的调查中显示只有47.6%的人明确表示“不后悔”,但被问到“如果重新选择会怎样”时,60.1%的人都说,自己仍然会选择上大学。高等教育一不小心就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上大学不好,不上大学又不行。在高考乃至于高校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学生,并不意味着将来在社会作为中也一样名列前茅。这并不一定是坏事,起码说明教育的评价标准不一定也不可能与社会等同起来,但是对于以社会评价为导向的学生或者来说,他们就十分的不愿意接受或者承受这种现实。教育的功利化、商业化,是变了形的教育产业化,必然催生“新读书无用论”,最终受损的还是教育本身。如果说哈佛女孩刘亦婷让我们对“教育模式”、“素质教育”产生反思,那么新的“读书无用论”让我们反思的则是读书功利化、教育功利化。教育可以被产业化,但是不可以被功利化,不功利化的教育是一种公共品,作为有权支配纳税人的税收的政府应该是一个公共政府,有为社会提供公共品的责任和义务,同时也有消除社会浮躁,纠正不合理的功利行为的义务,教育的终极目标是非经济更非产业化的,一位西方著名的教育家在上世纪初作出过一个著名预言—人类的历史,越来越成为教育与灾难之间的一场竞争。面临生态、环境、人口、战争威胁、核威胁这些足以给人类招致灭顶之灾的问题时,作为承载着人类“保存价值、追求真理、传播知识”使命的教育具有举足轻重的意义。

  评论这张
 
阅读(9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